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Tengine

陕金控P2P金开贷启幕 国开行网贷布局版图隐现

2014-05-16 09: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

关于“混合所有制”的实践探索在中国已经进行了20多年,只不过目前对于央企特别是早已通过股份制改革完成上市的金融机构来说,虽已有混合所有制之名,但尚未达到混合所有制之实。而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下称“混改”)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把混合所有制确定为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

金融业对于新一轮“混改”早已跃跃欲试,有已经高调进行的,也有正低调布局的。曾有金融机构监管层人士透露,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将会有实质性动作。目前来看,在国内A股上市的金融企业,有16家银行、19家券商、5家保险公司。但究竟哪家金融机构将成为试点,目前尚无定论。

谁有“混改”基因?

在工、农、中、建、交国有五大行中,体量最小的交通银行已经开始筹谋做“混改”的急先锋。

交行的先行优势在哪里呢?与工、农、中、建四家被财政部和汇金公司大比例持股50%以上的大行相比,交行股权结构相对分散,也有较大比例的社会资本和海外资本共同参与。数据显示,交行最大股东财政部持股26.53%,汇丰银行持股18.7%。这一点似乎让交行有了领衔金融业“混改”的天然优势,但从实际运行来看,海外投资者和社会资本基本扮演的都是财务投资者的角色,国有资本在交行亦是居于绝对控制地位,其人事权、经营权也基本按照国有股东意志进行,“混改”之路仍然任重道远。但市场显然对其“混改”之路期望颇高,在七月底高调发布公告表明混改立场之后,二级市场上一直表现平平的交行曾以一个强势涨停领涨了整个银行板块。

除了已经扯起“混改”大旗的交行外,因拥有“中央国资+地方国资+外资+民营资本”四位一体结构的华夏银行,被多家券商看成“混改”的样板。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华夏银行的最大股东为北京国资委旗下首钢总公司,持股20.28%,德意志银行及其子公司合计持股19.99%,国家电网持股18.24%。另外,红塔烟草集团、润华集团、三吉利能源、健特生命科技、欣盛投资也位列前十大股东。虽然前十大股东里中央国资和地方国资占比超过了总股本的44%,但股权相对较为平均,不易出现一股独大的现象,若在“混改”中逐步稀释国有股权,可进一步打开外资操作和民资注入的空间。

另据了解,中国银行行长陈四清也在今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将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的转型发展之路。

与银行业不同,保险业的竞争较为充分,国资背景反而在经营管理上要时常受累,“混改”的意愿可能更加强烈。比如被认为“船大难掉头”的中国人寿,因市场主体的增多和缺乏活力的国企体制,渐渐失掉了其“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市场地位。所幸的是,中国人寿早已开启转型之路,对于“混改”之路也已经颇多尝试,除了参与中石化的“混改”外,还于10月30日宣布引入澳大利亚安保人寿为养老险公司的战略投资者,成为持股19.99%的第二大股东。中国人寿表示,此次探索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要进一步优化养老险公司治理结构,促进经营管理和业务发展再上台阶。

不管哪家金融机构会被试点,在财政部财科所国有经济研究室副主任陈少强看来,“混改”需要尊重企业的意愿。

“如果企业运行挺好,本身兴趣又不大,就不要着急推。我觉得三中全会的想法是将‘混改’作为一个发展方向,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要考虑行业的具体情况,如果强行推进就会出现‘强扭的瓜不甜’这个现象。

如果民营资本进来担心被国有资本吃掉,国有资本担心国有资产流失,导致大家互相观望,实际上反而会‘欲速则不达’。应该由市场去决定它的发展空间,政府可以适当引导一下,但在实际操作层面还是要禁止‘拉郎配’,不要为混改而混改。”陈少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混改”后谁说了算?

金融结构应该怎么“混”呢?中行监事、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曾在今年“两会”的提案中建议,要从制度上完善金融业尤其是大银行法人治理,有效途径之一就是逐步降低国家控股的大型金融机构国有股的持股比例。换言之,“混改”需要解决一个以后谁说了算的问题。

“金融业混改比实体混改更加复杂,因为从一开始进入金融企业的资本业态就比较多样化,既有民营资本也有国有资本,国有资本中既有中央的也有地方的,既有实体的也有金融资本的。虽然说一些大的实体资本也开始有自己的财务公司,但主要还是在体内循环,而金融资本流动的社会跨度更大,比如银行有很多的存款人。”陈少强表示,发展方向肯定是要“混”,但在具体操作上要处理好市场的作用和政府在干预指导上的一种边界划分,让市场去解决问题。

推进“混改”也让国有控股金融机构股权激励机制开闸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这一计划可谓一波三折。2007年,工行和交行都曾试图推行股权激励计划,但后来均被搁置。2008年间,财政部下文明确指出,国有控股上市金融企业不得擅自搞股权激励,对于准备设立和已经在做股权激励的企业,都要暂停等新政策明确后再定。2011年7月,银监会发文对银行的股权激励“松绑”,表示“商业银行可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制定本行中长期激励计划”。2013年9月,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公开表示,要逐步探索试点股权激励等中长期激励方式。而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终于对此有了明确的表示,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

但在陈少强看来,推出股权激励计划还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在中国这种国有体系框架下面,高层享受股权激励的时候承担了多少的责任和风险,而这个标准由谁来制定等等。

“现在政策和制度之间还出现了一个不衔接的现象,比如从‘混改’的角度来看,希望在过程中推进股权激励这种政策,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比如说反腐倡廉提出要降低国企高管薪酬,这两者之间是有矛盾的,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可能会带来政策不好落地的问题。”陈少强说。

 

责任编辑:中小金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