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本流动或现逆转 外汇占款难干扰货币政策

2015-07-14 14:5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

  过去15年,国际收支巨额顺差成为中国货币政策最大的外部因素,央行不得不长期被动地增加基础货币供给,以对冲新增外汇占款。

  如今,外部因素有了新情况,新的苗头或将成为下一个十年,央行货币政策趋势的重要变量。

  从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来看,外部因素主要反映在“国外资产”和“国外负债”两个科目中,其中国外资产以“外汇资产” 为主。2003年-2014年期间,由于外汇资产的增长,货币当局“国外资产”的绝对规模从3.11万亿增长至27.86万亿,增长了9倍;“国外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从50.23%增长至82.37%,2013年更是达到85.8%,而上世纪90年代末不到30%。

  同期,货币当局“国外负债”从482.58亿增长至1833.83亿,11年中仅增加1351.25亿;“国外负债”占总负债比例从0.78%下降至0.54%。由于资本输入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反映资本输出的“国外负债”科目,无论绝对规模还是相对占比,都“微不足道”。

  然而,随着中国由资本输入向资本输出的转变,这两个外部因素的拐点已经到来,并可能将在未来出现逆转的情况。

  一方面,外贸顺差的消失和金融项目的逐渐开放,使得外管局国际收支趋于平衡,外汇占款趋于平稳,不再成为货币政策干扰因素。

  另一方面,人民币国际化已进入“质变”阶段,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储备货币指日可待,资本输出将成为央行决策货币政策新的外部因素。

  换句话说,在国际资本流通的链条中,中国过去扮演的是外汇输入方,货币政策被动供给大量的基础货币,导致货币超发。反映到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的情况是,资产端的“外汇资产”快速增长,导致负债端的“储备货币”(基础货币)相应增长,同时央行通过其他方式(发行央票),把资产端的扩张转移到“储备货币”外的其他负债科目中(发行债券)。

  新的趋势下,中国在未来的国际资本流通链条中,可能将扮演外汇输出方,即过去交易对手——美国的角色。

  货币政策中,央行基础货币供应不足,既要创设PSL等基础货币供给新方式,在国际收支平衡的要求下又要满足境外人民币供给。

  未来可能的情况,反映到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负债端“国外资产”将快速增长,同时为满足国内正常的经济增长需求,“储备货币”(基础货币)也将保持一定的增速;央行为应对负债端的扩张,资产端在“外汇资产”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将创设新基础货币供给方式,“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科目将相应扩张。

  具体而言,资本输出伴随着的人民币国际化包括三个方面,国际贸易项下的人民币输出,资本项下的跨境人民币交易和流通,以及人民币大量用作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于2009年启动,当年实现结算量仅36亿,2014年已达到6.55万亿,2015年一季度达到1.94万亿。跨境贸易成为人民币跨境输出的重要通道,加上跨境人民币直投等其他方式,人民币跨境净输出将直接减少境内货币供给量。

  目前,离岸人民币规模超过2万亿,不足国内超过120万亿市场的零头,而离岸美元市场规模甚至超过了美国国内市场。随着中国资本输出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推进,相比美元,离岸人民币市场空间巨大,人民币净输出将成为新常态,也将是货币政策的重要的外部影响因素。

  随着离岸人民币市场规模的成长,离岸人民币市场交易,和跨境人民币贷款、人民币跨境投资(跨境直投、RQFII、RQDII)等跨境人民币交易,将形成一个规模化的离岸人民币货币供给和货币派生市场,即人民币跨境净输出成为离岸人民币的“基础货币”供给渠道,人民币在境外通过“贷款-存款-贷款”循环的方式,实现信用和货币的派生。

  由于境外银行会将其人民币资金存入境内银行,或者存入境内银行在境外的清算银行,实现离岸人民币市场日常资金清算。这种“离岸人民币市场货币派生+跨境人民币交易、清算”的过程,也将对国内货币供应量产生影响。比如,清算行模式中,人民币的跨境流通将直接影响基础货币量和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变化,而代理行模式下也会影响M2的变化,但不影响基础货币量。

  离岸人民币市场日益成熟,人民币国际化即将步入下一阶段,即作为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每五年会对特别提款权(SDR)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一次重新复核,最新一次复核将在2015年年末进行。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其国际化地位目前仅次于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且上升后劲十足。因此,国际市场对本次人民币被IMF纳入国际储备货币的预期十分强烈。

  事实上,人民币已经被英国、俄罗斯、越南、日本、老挝、澳大利亚、尼日利亚等40多个主权国家和地区的央行纳入外汇储备体系,成为全球第七大储备货币。

  随着IMF的进一步认定,人民币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份额将进一步提升,进而,将引起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负债端“国外资产”的增长。“国外资产”的增长或许将替代“外汇资产”,成为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下一阶段扩张的新动力。

  当然,我国近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多元化运用可能会提供另一个选择,反映在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上的情况是,资产端“外汇资产”的减少替代负债端“国外资产”的扩张。而这个选择题的最终决策权,在中央政府和央行手中。

 

责任编辑:韩希宇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